海口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节能

br老局长郝仁贵住院的第二天

时间:2020-01-22 来源网站:海口汽车网

老局长郝仁贵住院的第二天,新局长陈天平也住进了医院。
郝仁贵是老毛病,每年一到冬季哮喘病就要发作。哮喘病一发作,就让他整夜整夜地咳嗽气短,所以必须到医院呼吸科调养十天半个月。
陈天平住在呼吸科的对面耳鼻喉科,他是因为鼻腔里长出了息肉,要来做一个小手术。这几天进进出出的人很多,都是到耳鼻喉科探望病人的。护理郝仁贵的老伴感到奇怪,探出头一看,哎呀,可了不得,来的人他几乎全认识,都是老头子原来局里的人。再一打探,才知道对门住院的是陈天平。
往年郝仁贵住院期间,病房里每天也是这个样子。可现在,郝仁贵退休了,昔日像狗一样摇头摆尾的下属们,一个人也不再来探望他们的老局长。
老伴怕老头子心里难受,“砰”地一声把病房的门关死。
“别瞒我了,听声音我都知道是谁来了医院,人去茶凉,这不是应了那句老话吗?你也太小瞧我了,这点承受能力我还是有的!”郝仁贵嘴里这么说,可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的老局长心里怎么想,谁也猜不透。
“这是局办马主任。”
“这是李秘书。”
“这是计划科刘科长。”
“这是财务科张科长。”
“这是后勤科吕副科长。”
“哎呀,这是刚提拔到副局长位子上的吴达英。”
“这是司机小吴”
……
郝仁贵的眼似睁非睁,外人看见他昏昏欲睡,对外面的动静却听得很认真。
“别操闲心了,谁来都与你无关,赶紧闭着眼休息一会吧。”老伴拍打着郝仁贵的肩膀说。
“你听,这是谁?连远在几十公里的李副所长都来了。”郝仁贵理都没理老伴,猛地一下坐了起来,胳膊上正在输着液体的管子都几乎被拉断。
夜深了,人静了,郝仁贵不让老伴关灯,一句话不说,两只眼盯着天花板。
三天后,又是一阵吵吵声,听得出来,是陈天平局长要出院了。前呼后拥,医院的楼道里几乎挤满了人。
“我听医生说,咱们的老局长也住院了,就在对面。马主任,随便拿几件礼品,代表我,也代表局里的同事去看看老局长吧。对了,小吴你去陪着马主任一起去。”快要走到楼梯出口时,陈天平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回头吩咐起了马主任。
看着放在床头的几箱子牛奶和饼干罐头,郝仁贵用力撑起了身子,伸出手和马主任握在了一起。他想说什么,嘴唇上下动了几次都没有发出声来。
老伴拿出纸巾,擦去了郝仁贵眼角即将要掉下来的泪珠。

共 88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中国的官场就是这么现实,你不服不行。新老局长同在一家医院住院,待遇却有着天壤之别。住在隔壁的老局长都能听出来是哪些人来看新局长,却没有一个人来看他。最后,新局长出院时似乎想起来老局长也在这里住院,便安排局办马主任随便拿两样东西去看望了一下老局长,老局长还能说什么呢?小说描写生动,人物心理刻画活泛,推荐赏阅。【编辑:湖北武戈】
1 楼 文友: 2018-12-01 07: 1:59 中国官场就是这样现实:在位是皇上,前护后拥;退位是百姓,门可罗雀。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 2018-12-01 10:46:26 在一定层面上道出了铁一般的现实。问候平凡路上平凡人老师。
 楼 文友: 2018-12-01 21:52: 4 新老局长住院,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真是人在人情在,人走茶就凉,此作品写的是多么现实。
4 楼 文友: 2018-12-05 07:16:10 这就是官场,不服不行!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哪种他达拉非服用前可饮酒
鼻塞流鼻涕怎么办
止咳先祛痰用哪种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