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评估万元的房产为何转手却获亿多拆营养

时间:2021-01-14 来源网站:海口汽车网

坐落于浙江金华市区的一幢九层商务楼,因贷款逾期银行委托法院进行拍卖,当时评估价格为404 .9 万元,实际成交价格为 110万元,令人跌破眼镜的是,一年半后,被拍卖的商务楼竟然获得了1.00 亿元的拆迁补偿。

110万元变成逾亿元,在201 年到2015年金华房地产市场并不景气的情况下,这幢商务楼却增值两倍多,远悖于市场规律。

两份离奇的评估报告 据了解,2011年浙江高恒集团有限公司因经营需要,将其在金华市解放西路298号一幢九层的商务楼作为抵押物向金华银行抵押贷款。

201 年贷款逾期,金华银行通过诉讼,由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对抵押房产进行评估拍卖。当时婺城区法院委托金华市立盛资产评估公司对该房屋进行评估,但令高恒集团措手不及的是,评估价格严重失真,远低于市场价格。

高恒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早在法院委托立盛公司评估之前,金华市二七新村指挥部已经对该房屋进行了摸底排查,预评估价为9000万元左右,后婺城区法院委托金华市立盛公司对抵押房产进行拍卖前评估,立盛公司于201 年6月5日作出评估,评估价为404 .9 万元。高恒集团认为立盛公司的评估价严重失实,遂向婺城区法院提出评估异议,要求重新评估。但婺城区法院和立盛公司认为所评价格符合实际,对高恒集团的异议不予采纳,该商务楼仍被拍卖。

201 年6月24日高恒集团向婺城区人民法院提出的异议书中显示,高恒集团指出该地段商铺价格每平方米高达5万元,住宅售价也在每平方米两万元左右,但立盛公司所评出的商铺价格仅为每平方米1.5万元,二层以上住宅楼层均价也仅有每平方米7600元,远远低于市场价格,损害了异议人合法利益,无法接受。

可惜,异议无人理睬,该商务楼仍以远低于市场价格的404 .9 万元评估价格作为参考进行拍卖,又以 110万元的极低价拍卖成交。

在拍卖之后,该商务楼被金华市二七新村区块改造工程指挥部指定另外一家评估公司金华同汇房地产评估公司评估,但评估价格再次让高恒集团感到不可思议,评估价格为9400余万元,结合其他补偿,该商务楼共获得1.00 亿元拆迁补偿。

在金华公司2015年1月出具的评估报告中看到,该房产一层商铺绝大部分评估价格为每平方米4. 万元,二层以及以上评估价格为每平方米1.7万元左右,远高于立盛公司的评估价格,接近高恒集团的评估价格。

为什么同一幢商务楼的两份评估报告差距如此之大?高恒集团指出,如果说前份报告低估后份报告正常的话,那么损害的是其公司利益;如果前份报告正常后份报告高估,那么是导致国有资产流失。无论何种情况,均涉嫌犯罪。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目前该房产仍在高恒集团名下,尚未办理过户手续,仍旧由高恒集团承担房产使用税等,而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以及二七新村拆迁改造相关条例,根本不应将拆迁补偿款打入他人账户。

指挥部:补偿价格合理 2016年4月,金华市二七新村区块改造工程指挥部征收处处长姜春富告诉,目前二七区块拆迁基本上接近尾声,除个别房产已走正常司法途径之外,绝大多数房产已拆迁完毕。

对于提出的金华同汇房地产评估公司对九层商务楼的评估报告,姜春富认为是符合市场价格,根本不存在高估的情况。同时,金华同汇房地产评估公司出具该报告的评估师,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其评估报告符合市场行情。

姜春富向表示,二七新村区块改造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棚户区改造项目,拆迁工作备受关注,拆迁补偿必须做到公平公正,不可能存在过高补偿的情况。

据其透露,在法院拍卖过程中成功拍得这幢九层商务楼的买受人获得8624万元房屋拆迁款,加上1405万元拆迁奖励,共计获得1.00 亿元拆迁补偿,但指挥部考虑到该房产尚未办理过户手续,未支付房屋过户相关税费,因此目前仍有400多万元拆迁款扣留在指挥部账户上,以用于支付办理过户手续所要缴纳的各项费用。

2016年4月,婺城区法院执行局局长胡建红告诉,在获悉该房产获得巨额补偿之后,法院执行局也对拍卖成交价格和拆迁补偿价格差距如此之大作出分析,得出拍卖成交价格低于市场价格以及拆迁补偿高于市场价格等部分原因。但当问其为何两份评估报告会产生如此之大的差距时,胡建红称说不清楚。

两度联系金华市立盛资产评估公司负责人,但该负责人未对提出的为何两份评估报告中评估价格相差如此之大作出明确回应。5月1 日,第我们以前看到的CDM项目被过分夸大的现象将被杜绝,在哥本哈根的谈判过程中将得到讨论。三次联最大功率309kW系采访时,该公司副总经理张骏接受了采访,表示该公司作出的评估报告经过了市场检验,真实地反映了市场行情。

对于提出的为什么两份评估报告总价相差如此之大,张骏坚称该公司评估准确,而对其他评估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不予置评。

拆迁副总指挥亲属获利千万 两次评估价格相差如此悬殊的背后,疑似有人为操纵的痕迹。

从婺城区检察院获悉,原金华市二七新村拆迁改造工程副总指挥沈兆春日前被检察部门批捕,其涉嫌滥用职权和贪污两项罪名,均与其迁拆工作岗位相关,其妻和妻弟也涉案被批捕。

经检察部门初步查明,解放西路298号商务楼被评估低价拍卖的过程中,沈兆春妻子以其公司员工代持的方式占有了所拍卖房产15%的股份,拆迁补偿后,沈兆春妻子获利超千万。

高恒集团据此认为,404 万元的评估价格疑被人为压价操纵,目的是日后捞取不义之财。沈兆春妻子以他人名义参与此拍卖并取得巨大利益,所拍房屋未过户,拍得者未取得产权证前,拆迁指挥部即直接将房屋拆迁赔偿款支付给个人,偷逃国税,造成国家巨额税收的流失。

另据婺城区检察院介绍,沈兆春担任杭长线副总指挥、城东街道书记时,在城东街道上浮桥村拆迁过程中,其妻以他人名义获取上浮桥拆迁安置地块,从中获利数额特别巨大,此事上浮桥村民已多次举报,多次上京上访。高恒集团认为此事操纵手法与其公司案如2008年12月至2014年3月任闸口村主任出一辙,足见沈兆春利用职务之便为己牟利并非首次。

金华市婺城区法院2014年5月作出的刑事判决书显示,金华市立盛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于2012年12月 1日在婺城区罗店镇尖峰桃园征迁项目中,因出具了虚假的评估报告,虚增桃树数量近千棵,给国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56万元,该案涉案人员均被判推动户籍制度改革处有期徒刑。

婺城区检察院表示,沈兆春涉案金额已达到特别巨大的标准,检察院将于近日向婺城区法院提起公诉。

谁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低价通过司法拍卖买入,获高价拆迁补偿,短时间内获利7000多万元,高恒集团认为这并非简单的市场行为,背后似有人为因素在内,而沈兆春的落马也印证了高恒集团的猜测。

高恒集团认为,完成此笔拍卖并获得赔偿,不仅需要对拆迁工作熟悉了解,还需打通评估拍卖等多个环节方能成功。

高恒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其实此案做得再高明也有办法完全查清,只需梳理下上亿元的拆迁补偿款去向,自然便明了有多少人员参与其中,幕后人员自然浮出水面。

据悉,高恒集团已将此案向相关部门反映。

服用聚乙二醇4000散不良反应
南昌宫颈糜烂
西宁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